首页 > 丝路访谈 > 正文
苏珊·德斯蒙德-赫尔曼(Sue Desmond-Hellmann),这位医生和科学家,是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首位“职业CEO”。
在德斯蒙德-赫尔曼看来,“一带一路”体现了中国对外发展合作的独特模式和以基础设施促发展的思路。看到中国如此专注且坚定地提出一系列具体构想和目标,她感到非常振奋。
“我很欣赏这一做法。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体现了中国的担当。”
德斯蒙德-赫尔曼在专访中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盖茨基金会相信中国的能力,也积极关注”一带一路“倡议以及应如何在此基础上合作支持一些重点项目。
“无论是对非洲,还是全球其他地区来说,中国都可以利用其在数字技术和生命科学等领域的非凡人才和出众实力造福世界。”
盖茨基金会为何看好与中国的合作,德斯蒙德-赫尔曼直言,因为盖茨基金会想向中国学习。基金会希望利用中国的经验,帮助那些正在努力解决类似问题的国家。
在专访中,德斯蒙德-赫尔曼直陈国家对外援助对国际发展的重要性和私人慈善机构的局限性。
“盖茨基金会或任何其他慈善机构都无法替代各国政府在对外援助上的投入。如果政府不承担责任,我们的投入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如果政府减少开支,我们无法弥补这个缺口。”
对外援助确实可以拯救生命
第一财经:为什么盖茨基金会决定从今年起到2030年,每年发布这样一份基于数据的全球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报告?
德斯蒙德-赫尔曼:在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我们学到的一点是:数据和责任对实现我们的愿景和全球发展目标至关重要。我们知道,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仍然非常遥远。所以,我们认为重要的是,不仅是今年,而是每年,我们都要停下来反思,用数据和事实评估我们到底做得如何,这有助于促使各方履行责任。
这份报告还有两个目的:一是庆祝取得的进展。我们不应该等到2030年再说“干得漂亮”,或者才认可这项成就;二是,人们可以通过这份报告了解这些成就是如何取得的,我的社区和国家要怎样做才能取得类似的成就。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有示范作用。
第一财经:通过这份报告,你希望向全球领导人传递哪些关于全球发展的关键信息?
德斯蒙德-赫尔曼:中国是个很棒的例子。就千年发展目标而言,我认为非常了不起的是,中国为部分千年发展目标的实现作出了巨大贡献。
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是,全世界在过去三十年取得的所有减贫成果中,中国贡献了76%。这非常了不起。另一个例子是疟疾。60年前,中国尚有6000万疟疾患者,现在是3000。而且中国计划到2020年彻底消除疟疾。
过去二三十年中,许多(全球发展)目标曲线都在向正确的方向发展,这都得益于中国的进步。我希望其他国家的领导人会问:中国都发生了哪些变化?为什么会有这些变化?背后需要怎样的领导力?报告的最后一部分谈及领导力的作用。我们应该如何增强领导力?
但同时,我们也面临一些风险。这一点在报告中也有所体现。如绿线所显示的,好消息是,如果我们继续推动进展,那么到2030年就会取得了不起的成就。
但面临的风险在于:如果我们削减投资,降低领导力,减少关注,那么我们就会退步。艾滋病毒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把资金削减10%,那么就会多危及500万人的生命。这事关重大。
第一财经:迄今为止发生的变化中,除了中国以外,还有哪些地方是让你骄傲的?为什么?
德斯蒙德-赫尔曼:报告中有一个非常好、描述也很到位的例子,我想特别强调一下,那就是埃塞俄比亚。避免孕产妇在分娩过程中死亡,这个问题具有深远意义,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女性应该在生孩子的时候死去。这样的事情永远都不应该发生。但是让女性相信并愿意到卫生机构分娩是一个长期且艰巨的目标。
因此,报告介绍了埃塞俄比亚如何召集组织一线卫生工作者和大批志愿者(注:妇女发展军),通过模范家庭的机制向孕产妇提供支持,介绍有利母婴的最佳实践。我认为这非常鼓舞人心,因为这显示了即使在资源有限、专业人士不足的情况下,即不可能每一名产妇都能配有一名医生,埃塞俄比亚的一线卫生工作者和妇女发展军仍然取得了令人骄傲的成就。
第一财经:你刚刚提到了面临的风险,当前很多传统捐赠国正在考虑削减对外援助。作为一个私人基金会的管理者,你如何说服这些传统捐助国的领导人——特别是那些很可能削减对外援助预算的领导人,相信对外援助能够带来经济和社会上的重大影响与改变呢?
德斯蒙德-赫尔曼:如果有哪位领导人,或者哪个国家的公民担心对外援助的效果,我想对他们说的是: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我们报告的很大一部分是在庆祝取得的进展:对外援助确实可以拯救生命。对外援助是有效的。我认为一切应该以此为出发点。这些资金花得很值,因为它们能够挽救生命。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当人们纳税,或者考虑将钱花在其他地方时,我们想要向他们证明,运用得当的对外援助是对一个国家资金的有效利用。所以我们应该以此为出发点。
其次,我觉得一个值得关注的事实是:我们的世界不仅正在变得更加公平、公正,我们还能向全世界的领导人证明,这个世界也在变得更加安全。一个健康、更加公平的世界就是一个更安全的世界。你不必背井离乡,你不会感到绝望,你不觉得自己要时刻抗争。让人人过上健康而富有成效的生活是我们一直努力追求的,也是希望通过对外援助实现的目标,这会带来一个更加安全的世界。
私人慈善无法弥补外援缺口
第一财经:报告中还提到, 资金支持对全球发展和健康来说至关重要。盖茨基金会在十多年的历程中,是否已探索出一些融资机制来保证充足的资金来源,以长期支持全球发展项目?
德斯蒙德-赫尔曼:在融资方面,我最想说的一点是,我也经常这样提醒人们:诚然,比尔·盖茨很富有,而且比尔和梅琳达·盖茨以及沃伦·巴菲特都非常慷慨。这的确不假。但即便如此,盖茨基金会或任何其他慈善机构都无法替代各国政府在对外援助上的投入。如果政府不承担责任,我们的投入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如果政府减少开支,我们是无法弥补这个缺口的。这一点至关重要。
同时,我们也积极主动地与政府合作,与联合国机构、世界银行以及其他发展银行合作,开发新的融资机制,在这方面有很大的创新空间。比如我们的销量担保机制。我们相信这个世界需要更好、更安全的疫苗,我们也相信,这个世界需要好的治疗药物和新工具,尤其是对于疟疾这样的疾病,这样全球才能在对抗疟疾上取得进展。因此,我们时不常会和私营领域合作,告诉他们,我们能确保你们的产品卖得出去,我们会保证你们的销量。然后,我们利用自己的资金,支持他们的产品在市场上销售。如果没有我们担保,他们可能对市场前景并不确定。我们以这样一种非常积极的方式利用资金,保证他们的产品在特定市场上有销路,而通常这些市场是面向贫困国家的,不是企业所追求的传统市场。
期待与中国开展研究合作
第一财经:谈到盖茨基金会和中国的合作,一方面,我们看到盖茨基金会在着力解决中国国内的挑战,另一方面基金会与中国合作,共同在非洲开展项目。我们知道外界对中非合作一直存在一些顾虑和批评。为什么盖茨基金会仍然认为中国是可靠的合作伙伴,并希望与中国在非洲展开合作?
德斯蒙德-赫尔曼:我们与中国的合作由来已久。我们开展了众多合作,我非常看好我们与中国的合作前景。在我们的合作早期,我们共同关注结核病和艾滋病等问题。盖茨基金会认为能够为中国提供一些帮助,合作开展艾滋病和结核病防治工作。随着我们合作的不断深化,我非常兴奋地看到我们与中国的合作已经从帮助中国本身,扩大到与中国共同帮助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
盖茨基金会之所以如此看好与中国的合作,是因为我们想向中国学习。中国在降低儿童死亡率和孕产妇死亡率、对抗疟疾、消除贫困等方面取得了如此卓越的成绩,背后的原因和努力有哪些?我们希望利用中国的这些经验,帮助那些正在努力解决类似问题的国家。中国为非洲带去了许多经验和专长,当然还有资金。中国在与非洲国家政府合作时发挥了这些资源优势。
此外,在数字技术和生命科学创新领域,我们非常期待与中国开展研究合作。全球健康需要新的工具。我们需要新的工具。我们需要更好的疫苗。我们需要更好的诊断工具。因此,我们对中国与盖茨基金会及其他慈善组织的合作充满期待,这能帮助解决我们对新工具的需求,特别是针对疟疾和结核病这样的挑战——中国在科学技术方面的领导力能够为非洲带来帮助。
第一财经:事实上中国也正在非洲开展很多基础设施项目,包括信息通信(ICT)基础设施。在非洲和其他地区许多发展中国家,包括ICT在内的基础设施正在迅速发展。你如何看待ICT等基础设施的改善对于在非洲贫困人口中医疗卫生服务可及性和均等性方面发挥的作用?
德斯蒙德-赫尔曼:我认为ICT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相信资金、保险、储蓄等服务的可及性能够为一个国家带来巨大的改变。埃塞俄比亚就是一个例子:85%的埃塞俄比亚人靠务农为生。作为一个小农户,如果你能贷款购买种子、肥料和其他农业物料,你的生活就会有很大改变,你能销售农产品并与外界保持联络。你还能更好地获得天气预报等信息。
我想特别提到的一点是,梅琳达·盖茨是数字革命的积极倡导者。我们认为数字技术无论对于非洲还是世界其他地区来说都非常重要。原因在于,女性——不光是女性小农户,而是全球范围内的所有女性,如果她能获得一些资金,有SIM卡或手机,她最终会把这些钱花在付学费,或者家庭健康开支上。因此,我们非常乐观,相信这场ICT革命将会席卷非洲,以前所未有的积极方式帮助女性为非洲的经济和繁荣做出贡献。
了解受援国的真正需求
第一财经:过去两年里,中国已成为对外直接投资净输出国,在全球对外直接投资领域的作用日益凸显。同时,中国的对外援助一直与投资紧密结合,以帮助欠发达国家发展、致富、摆脱贫困。你如何看待中国在全球发展中的角色,尤其是中国在对外直接投资领域的角色?
德斯蒙德-赫尔曼: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我要感谢我的中国同事们。他们帮助我和西雅图的同事们充分了解了中国对投资的看法。中国一直以非常务实的方式开展对外发展合作,投资是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中国非常注重商业投资。
对于基础设施,有些国家可能更多地从慈善角度出发,但中国非常注重以商业思维去思考这个问题。我觉得这非常有意思,也值得学习,学习中国如何看待发展问题。中国会考虑,这个地方是否需要修公路?是否需要建铁路?支柱产业是什么?商业部门的作用如何?如何通过商业促进经济赋权和经济发展?我们一直密切关注这一点,中国已经取得了了不起的成绩,并且正在着手帮助剩下的4000万人脱离极端贫困。
我认为这对我们和其他组织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了解中国如何将商业思维应用于发展和对外发展合作。我们需要全面了解什么是可行的,什么是有效的,以及哪些是受援国政府真正想要的。他们希望如何推动自己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最佳实践是去了解受援国的真正需求是什么,了解他们对什么感兴趣,他们认为自己需要做哪些事情,才能成为一个中等收入国家或更高收入国家。
第一财经:你如何理解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及其背后的动力?
德斯蒙德-赫尔曼:对我来说,这正体现了中国对外发展合作的独特模式和以基础设施促发展的思路。我感到很振奋,看到中国如此专注且坚定地提出一系列具体构想和目标。中国提出“一带一路”的倡议,体现了中国的担当。对于盖茨基金会来说,我们相信中国的能力,也积极关注这个倡议,以及我们应如何在此基础上合作支持我们的一些重点项目。
例如,我们关注的普惠金融和农业发展等领域。这一倡议如何能帮助小农户开拓市场?如何帮助我们以更快的速度将资金、疫苗或其他资源交到有需要的人们手中?诚然,我们对任何能够促进发展的努力都非常欢迎。但我们特别关注的是,如何帮助小农户提高生产率并改善人们的健康水平,物资是否能够更快地送达他们手中,政府是否会有更多的资金为人民购买疫苗和其他卫生产品等。[第一财经]